哲学的贫困

“哲学的贫困”其实是个书名,但是,除了知道这是马克思的一本专著之外,对这本书的内容一无所知;想到这个书名,是因为昨天的一个新闻热点:人们由法国高考作文题发现了我国的“哲学的贫困”。

昨天,学者许纪霖(微博)在他的微博里提到,今年法国高考作文题,都是哲学题。文科类:人们通过劳动获得了什么?所有的信仰都是与理性相悖吗?解释斯宾诺莎《神学政治论》的一个节选段落。理科类:我们是否有寻求真理的义务?没有国家我们是否更自由?解释卢梭《爱弥儿》的一个节选段落。社会经济科类:工作,仅仅是为了做个有用的人吗?是否存在天生的欲望?解释乔治·贝克莱《消极服从论》……

“哲学的贫困”一点也不妨碍人们谈哲学。凤凰卫视的吕宁思在《总编辑时间》节目中说:“当我们的中国学生正在为《忧与爱》、《你想生活的时代》、《曾经被舍弃的微光》这样的题目而纠结的时候,法国的中学生……”意思是,跟法国高考作文题相比,中国的作文题太儿科。我倒觉得,这几个中国作文题不是很有哲学意味吗?难道不能写出哲学意味来吗?跟法国相比,我们缺少的不是好作文题,我们也不乏具有哲学头脑的中学生,我们缺少的是自由思想的空间。有了敢于思想、敢于说出自己思想的孩子,我们也要想办法叫他闭嘴。

记得那个在国旗下演讲的江成博吧?每次想起、说起“在国旗下演讲”,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一个画面:鲜红的、高高飘扬的国旗下,一个有思想、有勇气的中学生,这是多么美、多么充满希望和活力的画面!有这样的孩子,不是国家的光荣吗?但是,我们的教育者说,他们不会处分江成博,他们原谅、宽容了这个犯了错误的孩子。他们自己丧失了活力,丧失了思想,已经不可能从江成博身上感受、汲取美、希望和活力,但是,他们有“原谅”江成博的权力!这是他们自己的可悲,更是教育的可悲。

读过一些朋友的孩子的作文,初中作文、高中作文都有,读后感是两个字:绝望,对自己的绝望,对自己的职业水准的绝望。这几个中学生的父亲都是从事出版、新闻业的我对他们说,如果不是为了吃饭,我们还是把笔扔了吧。在这些孩子的作文面前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写文章的。文字的精彩就不说了,最叫人绝望的是,他们对人的思考,已经远远走到我们所不熟悉的地方他(她)们在孤独的思考(真正的思考一定是孤独的)中已经建立起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思想的王国。如果说我对未来还抱有希望、信心,主要是因为我们还有这样的孩子。他们比法国、美国或别的什么国家的孩子一点都不逊色。这样的孩子本来还可以更多,也应该更多如果中国希望以自己的文化影响力而不是廉价的衬衫、袜子作为自己的国家形象。

(本文来源:浙江在线-钱江晚报 )